揹著血糖機去南美洲 – 葉峻榳的高海拔血糖紀錄

攝於 Copacabana, Bolivia. 2015/11


2015年我去了地球上海拔最高的兩個地區。2015年4月去了西藏,從四川轉機直接飛進拉薩(西藏首都, 海拔3650公尺),在西藏第一天半夜就有點高山症,之後的旅行最高海拔來到5200公尺,深刻體會”活著真好”這四個字

2015年11月的南美洲之旅,從台灣-香港-德州(達拉斯)-秘魯Lima-秘魯Puno,轉了四趟飛機,到Puno下榻的第一間旅館,整整花了40幾個小時。飛機一降落到Puno,海拔高度就是3800公尺(跟玉山一樣高),我這個平地人,一瞬間曝露到高海拔的環境,除了面臨高山症的風險,對於其他生理的影響也頗為劇烈。

之前已經有寫過文章簡單描述高海拔下的血糖波動。這趟南美洲之旅,我揹了一台血糖機,在第一週急性暴露高海拔的情況下,我詳實地紀錄了自己的血糖波動。正常人的空腹血糖應該要小於100mg/dL,飯後兩個小時血糖應該要小於140mg/dL ; 我這趟旅程的血糖有些異常,但並未達到糖尿病患的血糖診斷標準。(本人過去無慢性病或其他疾病,以前打桌球&網球,現在重訓有氧,固定運動習慣,出發前有加強訓練)


出發前先測了一次血糖,空腹血糖89mg/dL,小於100mg/dL屬正常。 

(註:這邊開始以南美洲的時間為主,請忽略血糖機上的台灣時間)


從達拉斯轉機飛南美洲,到達秘魯的首都Lima。此刻為秘魯時間11/16 早上9:40 (早上5:00機上用餐),結果血糖量出來為40mg/dL,看到差點沒暈倒。除了肚子是很餓,並沒有其他低血糖症狀,後來推測有可能是酒精消毒未乾所致。接著轉搭秘魯國內航班,從Lima繼續飛往Juliaca。


在飛機上,我吃了兩塊餅乾+一小杯柳橙汁。在Juliaca下了飛機(從這邊開始海拔為3800公尺玉山高度為3952公尺),轉搭小巴士前往Puno ; 此時秘魯時間13:45,量了血糖為106mg/dL。


這家是我們在Puno吃的第一家餐廳,有道地的烤肉跟果汁,還蠻好吃的,不過羊駝烤肉串有點硬…


秘魯時間21:00吃了Casa grill Babecue跟一大杯綜合果汁(約22:10完食)。

秘魯時間11/17 半夜0:25分驗血糖126mg/dL。

秘魯時間 11/17 早上7:10,起床馬上量血糖112mg/dL(空腹九小時)。可以看到我的空腹血糖在這時候出現了異常,大於正常值100mg/dL ; 因應輕微高山症,我還吃了1/4顆的威而鋼跟1顆Diamox(Acetazolamide)。
 
早上8:10吃了大份量的早餐(兩杯牛奶,一大盤散蛋,好幾小塊熱狗,兩片小鬆餅,一片吐司+柳橙果醬,數小塊西瓜跟哈密瓜)。
 
吃完早餐後,到Titikaka湖邊找個船家,就坐船出發去蘆葦島了。
 
秘魯時間11/17 早上10:40,在蘆葦島量驗血糖137mg/dL,飯後血糖有壓在正常值140mg/dL以內。

秘魯時間11/17 下午13:00在秘魯Puno飯店吃完一個雞肉加馬鈴薯脆皮包餅(食慾不是太好,大概是高山症的關係)。

秘魯時間11/17 下午15:00在前往玻利維亞的公車上,量到血糖96mg/dL。


到了玻利維亞的Copocabana,下車後拖著厚重行李,在海拔3800公尺的地方走了好一段路,空氣稀薄喘到不行,終於在三個人都暈倒前找到旅館 ;到旅館後,量了一下晚餐前血糖105mg/dL,此時為玻利維亞時間晚上20:05,又喘又累又餓…….(絕對不是因為威而鋼作用的關係)


晚餐吃烤紅鱒魚(+墨西哥薄餅)配Inka Cola (喝起來實在是很像維大力汽水……)。


玻利維亞時間11/18 早上6:10 空腹血糖 112mg/dL (空腹8小時)。空腹血糖又偏高,超出正常值100mg/dL,不過這時候高山症的情況已經差不多改善了,雖然用跑的還是會喘,但一般走路大概已經沒什麼大礙了。


在Las Olas的早餐吃了兩顆荷包蛋+三片全麥土司加果醬+一杯蘋果汁+含糖咖啡 ; 然後我們就打算來爬旅館後方的小山頭,爬上去可以一覽整個Copacabana湖景(這邊是玻利維亞的度假勝地,應該類似台灣的墾丁)。


在玉山的高度還要再往上爬這個小山頭,三個人裡面就我最有自信(其實是自信過度),為了這樣我還吃了一整顆威而鋼 ; 在爬的過程中超喘,我覺得全身上下最硬的地方應該就是我的肺臟了,感覺幾乎很難吸到氧氣,後來因為時間不夠要趕車,最後只有爬到一半的高度就放棄了,但一半的高度,其實就可以看到整個漂亮的Copacabana了。


玻利維亞時間下午13:00吃完中餐(木瓜牛奶+Trout+Rice+Salad),可能太累了,這餐吃了實在是沒什麼食慾。


接著驅車從Copacabana前往LaPaz,到達旅館後,這時候測血糖94mg/dL,玻利維亞時間晚上18:30 ; LaPaz的海拔也是跟玉山一樣高 (我記得這個時候,有那麼點想念起平地的氧氣了…..)。


晚餐吃了還不錯吃的牛肉捲餅配一瓶雪碧,約20:00完食。


然後搭了計程車跑去高速公路旁看LaPaz夜景,計程車司機還把我們當成日本人,播了日本歌要我們唱給他聽,然後轉頭用手機錄影,我猜可能是之後要跟他朋友炫耀吧,畢竟很難得可以看到亞洲面孔,不過這位大哥,你在開高速公路你知道嗎


搭著讓人提心吊膽的計程車,回到旅館休息,玻利維亞時間晚上22:18,量血糖106mg/dL。


玻利維亞時間11/19 早上6:30,量空腹血糖110mg/dL(空腹10小時)。連續三天的紀錄可以觀察到,早上空腹血糖都偏高,然後飯後血糖都正常


今天的行程是死亡公路腳踏車晚餐在Animal refugee吃了兩盤肉醬義大利麵+少許蔬菜+適量番茄+零卡可樂約17:45吃完 ; 回到旅館21:43量血糖114mg/dL。


玻利維亞時間11/20 早上7:30,量空腹血糖118mg/dL(第四天空腹血糖偏高)。早餐進食了三杯牛奶+兩倍柳橙汁+麥片+兩片吐司+奶油球(食慾超大,大概是因為前一天的腳踏車無敵累)。


玻利維亞時間11/20中午12:30,午餐前血糖96mg/dL。今天午餐吃了Pollos Copacabana炸雞,我覺得超級無敵好吃的啊!!(跟我在達拉斯吃到In-N-Out burger一樣感動)


玻利維亞時間11/20晚上19:00,量了血糖102。今天晚餐跟玻利維亞的朋友Katie她們全家,一起吃了越南料理,在這邊要感謝好朋友的招待跟幫忙,讓我們可以順利完成這趟旅程。

玻利維亞時間11/21,我們出發前往Uyuni,為的就是有名的天空之鏡  
早上5:26量了空腹血糖為101mg/dL,還是超過正常值100mg/dL,不過依稀有逐漸下降並回到正常值的趨勢了。

接下的所測量的血糖,空腹血糖就都回到100mg/dL以下,而飯後兩小時血糖則一樣持續維持在140mg/dL以下。結束在Uyuni天空之鏡之後,第二週的旅行,因為要從玻利維亞移動到秘魯,睡眠時間跟用餐時間整個亂掉,而且秘魯海拔就降到3500公尺以下,所以並未再繼續記錄血糖(話說量血糖技巧也沒有太好,十隻手指頭也是扎的滿目瘡痍QQ)

最後,若我把第一週的空腹血糖劃成折線圖,可以看到我的空腹血糖是偏高的,符合空腹血糖偏高的標準 (空腹血糖值為100~125mg/dL,照這個標準我應該是屬於糖尿病前期 ); 不過飯後血糖則都可以壓在140mg/dL以內。這部分跟我之前的文章還有參考的資料如出一徹,不過比較可惜的就是,沒有在海拔3500公尺以上的地方待上兩個星期,不然就可以再多搜集資料了。(不過,平地的氧氣吸起來還是比較有安全感)

備註:感謝中華民國糖尿病衛教學會柳素燕理事,提供的血糖機 ; 本人與拜耳公司並沒有對價關係,特此澄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