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Berkshire Hathaway》2019 年巴菲特股東大會全紀錄

2019 年 5 月初 (5/1~5/6),我跟著幾位朋友,一起到美國內布拉斯加州 (Nebraska) 的奧馬哈 (Omaha),參加波克夏股東大會。這個一年一度的盛會,是由高齡 88 歲的董事長巴菲特與 95 歲的副董事長孟格主持,吸引了來自全球各地的股東們參加。


行前準備 (機票+住宿)

行前準備不外乎兩個重點:機票跟住宿。因為奧馬哈 (Omaha) 算是鄉下地方,平時其實沒什麼觀光客,但是,在股東會這幾天,則有數萬人湧進這個鄉下小鎮 ; 所以,這幾天的機票跟住宿,相對上會比平常還要貴一些。

決定去股東大會後,我馬上就用『Google Flights 』訂定了自己的機票。因為並沒有直飛 Omaha 的國際線飛機,所以,基本上都要轉機 ; 如果,你想要轉機比較少次 (台北飛美國國際線+美國國內線飛 Omaha,最少也要2次) ,就要花比較多錢。

從台北飛美國的轉機地點,最常見就是舊金山跟洛杉磯,最近美國安檢相對嚴格,建議在美國轉機的時間,都要抓三個小時以上,免得銜接不上國內線飛 Omaha。此外,也可以選擇香港飛美國德州,或是先飛到日本再轉飛美國。

住宿方面,飯店距離會場越近,價格就會天價的貴,可能是淡季價格的 4~5 倍以上!如果想要靠走路到會場,建議愈早訂飯店愈好,因為最後可能有錢也訂不到。舉例來說,會場隔壁的希爾頓飯店,聽說一年前就被中國團整棟包下來了…

如果預算有限,也可以選擇住比較遠的地方,民宿、度假村、Airbnb 等,其實選擇蠻多的。交通部分,本來以為這幾天會很難叫 Uber,或是租不到車,後來發現,根本沒有想像中的難… 不管是停車,還是 Uber (等待時間五到二十分鐘),都還蠻方便的。

整體來說,參加一次柏克夏股東大會,如果預算有限的話,必要開銷大概五萬塊台幣左右,就可以解決了。


Friday, May 3

這一天早上,我 5:30 就起床了,跟著兩位前輩 (MJ、大詩人) 路跑。一大早我經過了兩三間醫療院所,發現還真的沒什麼人,急診整個都空蕩蕩的,跟台灣急診的菜市場狀態,差非常的多XD

一路上,我們經過了波克夏公司的所在地,可惜保全不開放入內參加,我們只能在外頭拍照。沿途也看了好多間漂亮的鄉間建築,最後終點則是來到了股神巴菲特的家。

這座位於 Omaha 的 500 多平方米住宅,是巴菲特在 50 幾年前,花費約 3 萬美元所購買的 ; 如今這座住宅的市價約為 70 萬美元,比他當年購買時,還增值了20多倍。

結束路跑後,我回到 Chi Health Center,參加 Shareholder Shopping Day 活動。早上 11AM 開始,就有 Will Call/Credential Pick-Up,讓還沒拿到門票的人,用持股證明換取入場門票,每位股東可領取四張 (不分 A 股或 B 股)。

我們幾個人,大概中午十二點到達會場,因為我在台灣就拿到門票,所以我就直接排隊入場,幾位朋友則去另一邊換門票。結果,當我進到會場時,運氣非常好,剛好看到巴菲特跟蒙格出現!

巴菲特手上拿著他的最愛可口可樂,旁邊則坐著查理蒙格,他們兩位在保鑣的保護下,接受完記者的採訪後,就坐著電梯上樓了。

接著,我們一行人開始瘋狂的 shopping 行程。買了很多柏克夏股東會的伴手禮,有限定版的 Brooks 球鞋、運動服、See’s Candies、可口可樂等紀念品。

更誇張的是,居然還有大型露營車、遊艇跟私人灣流飛機等土豪商品可以參觀,真的是長見識了XD

這一天晚上有 Borsheims cocktail reception 招待會,只要憑股東會門票,就可以免費入場享受美食。同時間,珠寶商也會擺設攤位,想買鑽石等高價品的股東們,可以趁機採買。


Saturday, May 4

第二天 5 月 4 號,股東大會同樣是在 Chi Health Center,但是,跟昨天的 shopping 會場不同,它是位在旁邊的球場,大概有小巨蛋等級。安檢入口跟第一天一樣,會有 3~4 個入口,進去後都是往『右邊』的小巨蛋移動。

出發前,我上網查了不少文章,都明確指出,若要坐在比較近的好位置,大概都要凌晨 3 點去排隊。於是,為了能夠有較佳的座位,幾個朋友約一約,我們大概凌晨三點出頭就到了會場,這時候已經陸續有一些人在現場排隊了。

Omaha 凌晨偏冷,可以根據天氣預報,再決定要不要帶雨具。因為排隊時間數小時,建議可以隨身攜帶摺疊小椅子,站累了就輪流坐著休息。

我排的隊伍,安檢分成兩排,一排是沒有帶大型包包的隊伍(安檢速度較快),另一排則是帶著大型背包的隊伍(安檢速度偏慢)。所以,若要搶到最佳的位子,建議最早搶到任一個隊伍的頭香,同時不要帶大件包包,安檢過後,直接往小巨蛋會場方向移動!

等到七點開放入場後,所有的人就衝進會場裡面,開始找位置坐,當然,一定會有佔位魔人,拿著一堆雜七雜八的東西,一口氣佔好幾個位子… 會場有提供免費的早餐 (咖啡、麵包、可樂、礦泉水等),找好位子後,記得去拿早餐來吃。

本來,我們都會覺得坐在『最底下、最中間、最靠近前面』的位置,應該最好。 後來發覺,這個想法不一定符合每個人的喜好。所以,是不是一定要住在會館附近,倒也見人見智 ; 住遠一點,租車或叫 Uber 過來,也是不錯的選擇。

我後來坐的位子,剛好位在講台對面的斜坡上,正對巴菲特跟蒙格的位子,因為視野算不錯,所以左手邊一整排,都是工作人員所圍出來的 VIP 位。

股東會一開始,會播放好幾部影片,時間共 30 多分鐘,主要是波克夏旗下的子公司廣告,今年則連蘋果都有廣告,因為有版權問題(?),在場的保全禁止大家錄影。此外,現在連比爾蓋茲、庫克等大人物也到場了,可見巴菲特的面子有多大!

影片結束之後,巴菲特跟蒙格就會開始回答一連串的問題。這些問題,有些事先已經搜集整理好,剩下的則會開放讓現場提問。現場提問部分,會先分區域抽籤,抽籤的時候務必在場,每個區域大概會抽出 2~3 個人(?)發問。

今年的 Q&A 問題,從波克夏公司經營、到個人生涯規劃等,巴菲特都會提出他的看法,蒙格則會適時的穿插回答。當中提問的人,也包括了 10 多歲的小朋友,換句話說,他們的爸媽,在小朋友這個年紀時,就帶著他們來參與這樣的盛會,相當地有遠見…

中午會有休息時間,這時候可以到處逛逛,整個場館裡面,提供了各式各樣的收費餐點。問答時間會一直持續到下午三、四點左右,然後才是正式股東投票,基本上大家都還是會投給巴菲特跟蒙格,繼續擔任董事長跟副董事長職位XD


Sunday, May 5

這一天是 Berkshire hathaway 『Invest in Yourself』5K,顧名思義,就是五千公尺路跑。若要參加路跑活動,在 5/3 就可以開始報名。除了路跑活動,還有桌球比賽、小型股東大會、shopping 等活動,中午過後則有 Gorat’s Steak House 提供餐點。

因為行程規劃,我沒有參加這天的行程,提早坐飛機離開了。如果時間允許的話,其實我也蠻推薦大家,參與完整個股東會的三天行程,將會是很棒的回憶👍


總結

波克夏股東大會,有別於台灣公司的股東會,吸引了世界各地的股東們,來參加這場嘉年華盛會。以巴菲特跟蒙格這麼大的年紀,卻仍然第一線在現場回答問題,不僅讓人佩服他們的熱情,也對其清晰的思考邏輯感到敬佩。

整個大會,對於提問人相當友善,歷年來都會有 10 歲上下的小朋友們,在父母的鼓勵下,勇敢地站在數萬人面前發問,這情況在台灣教育相對少見 ; 更別提台灣教育,在『投資理財』這一塊,可說是相當的薄弱… 希望以後在台灣,也可以看到類似的活動。

此外,以 Omaha 這樣的小鎮,其實平時很少觀光客。可是,在這短短的 3~5 天,卻湧進了數萬人,一般來說,『交通癱瘓、餐廳壅塞、會場混亂』等可預期的情況,幾乎都沒有發生,不禁讓人對波克夏公司的調度感到佩服。


老巴的投資思維

巴菲特在 2019/05/04 這一天早上,還特別再次抨擊了比特幣,他把加密貨幣比喻成夾克上的鈕扣:「我扯下一顆鈕扣,然後告訴你這是一個代幣…接著我以 1,000 元賣給你,然後看看今天結束前,它會不會漲到 2,000 元… 但鈕扣只有一種功用,且用途非常有限!」巴菲特認為,比特幣根本不具投資價值,但是,他承認區塊鏈很重要。

巴菲特在問答中提到,雖然波克夏有投資 Apple 股票,也有人送他一隻 iPhone 手機,但是,他仍然沒有使用 iPhone。而且,股東會前也傳出波克夏開始買進 Amazon 股票,但是巴菲特說:「決定要買的人,不是我!」

客觀來看,巴菲特跟蒙格的投資思維,始終專注在他們可以理解的領域,也就是偏好傳統公司 (如果 Apple 暫且不算的話)。對於較前衛的網路公司 (ex: Amazon 等),老巴仍舊抱著保守態度,或者,改由更優秀的接班人,來進行這方面的投資決策。

未來什麼東西會漲?什麼東西會跌?

關於這個問題,會讓我想到醫師次專科的選擇:「以前很夯的科別,現在不見得很熱門,未來會怎麼發展也不知道…?!」目前在投資領域,我們擁有很多選擇,例如:定存、房地產、股票、債券、原物料、ETF 等標的。

有些人強力推薦的投資項目,有可能是因為過去的美好經驗,促使他更執著於這類型的投資。換句話說,從人性角度來看,依照人的慣性,人們會習慣由過去的經驗,來主導未來的決策

這時候,做好資產配置,「分散投資、分散各種資產大類的目的,不是分散風險,更重要的是獲取回報!」因為未來無法預測,在絕大多數的時間裡,保持「不可知」的態度,或許才是正確的做法。

巴菲特:「在投資這個領域,當一個人明白自己有多傻之後,他就不再傻了。」


“本文曾刊載於奇美醫學中心之院內大聲公”